行业动态
首页 > 行业动态
想弄清我国防疫纺织品的发展史?看这篇就够了!
发布者:产业用及无纺布展 | 发布日期:2021/3/8 9:12:26

 

  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给我国防疫纺织品的相关产业带来了巨大的变化。2020年初我国率先全面复工复产,发挥了防疫物资最大供应国的作用,相关产品产能和产量在一年内扩大了数十倍,甚至上百倍,也极大地带动了出口市场。据国家海关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3—12月,我国海关共验放出口主要疫情防控物资价值4385亿元。其中口罩2242亿只,价值3400亿元,相当于为全球每个人提供了近40只口罩;防护服23.1亿件,包括医用防护服7.73亿件。这些产品为我国及全球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作出了重大贡献。防疫纺织品在全世界范围内已经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因此,本期将重点介绍防疫纺织品的发展史、产品分类、产业链基础、标准体系等内容。
  
  防疫纺织品的发展史
  
  从历史上看,防疫需求促进了口罩和防护服的不断进步。广义上的口罩可追溯至公元前,最初是用金属网等材料制成。现代意义上的防疫口罩是在20世纪80年代以“西班牙流感”为标志性事件快速发展起来的,越来越多的人通过戴口罩来对抗流感病毒。在我国,口罩大量进入民众视野是由于2003年“非典”事件的影响,大量走入普通民众家庭中是受雾霾天气和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的影响。
  
  防护服最早也是起源于医用领域,1875年格罗斯医生在费城杰弗逊医学院实施外科手术时开始穿着防护服。1918年,为应对西班牙大流感,医生在疫病救治时开始使用白色防护服。二战期间,美国军需部门开始将丝光棉防水整理军装作为外科手术衣使用。20世纪80—90年代,各种传染疾病陆续发现后,催生了大量隔绝微生物和血液渗透的相关需求,阻隔织物、层压织物和涂层织物等防护材料大量应用,现代意义上的医用防护服才逐渐定型,并逐渐延伸到工业、军用等领域。在我国,受医疗观念和经济发展水平的限制,防护服真正受到普通民众关注主要是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  
 

  
  防疫纺织品的类别及产业链
  
  口罩按应用领域可分为医用、民用和工业用三大类,不同防护等级具有不同的防疫效果。防护服可分为医疗用、工业用、军警用三大类,在工业领域根据功能及应用场景,分为通用、阻燃隔热、防化学、防机械损伤、防静电及防辐射等;军警用防护服按应用场景分为防化学、防弹、防核生化、防辐射等;工业用和军用防护服根据不同的防护等级具有不同的防疫效果,但应用于防疫往往在经济性和舒适性有较大差距。因此,通常涉及的防疫用口罩和防护服主要指医用口罩、民用口罩、工业用口罩和医用防护服、外科手术服、手术衣、隔离衣等。

 

防疫纺织品分类  
  

  
  我国是全球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所列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在防疫纺织品方面,我国有着最为完整的产业链。口罩主要由非织造布、口罩带、鼻夹等组成,防护服主要由非织造布、密封胶条等组成。但我国在原辅料、关键部件、制成品、核心加工设备、零部件、检验检测等领域处于优势地位,在流通、后市场等环节存在不足,尤其终端产品的品牌影响力方面与发达国家差距较大。

 

    
  防疫用口罩产业链全景图
  
    
  防疫用防护服产业链全景图

  
  我国防疫纺织品的标准体系
  
  通过对比美国、欧盟、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的主流口罩标准,可以发现,国外在个体防护装备中围绕不同职业环境制定了系列产品和方法标准,在颗粒物防护口罩上基本与我国一致;医用口罩多为外科类口罩标准,医用防护类口罩没有专门的标准,均是要求个体防护口罩达到一定的医用法规或标准要求后可用于医院。我国口罩标准体系则比较健全,且更加细分,更具有针对性,比如工业防护口罩标准考虑了职业人群工况的因素,医用口罩标准考虑了医院条件下医患交互环境的因素,民用口罩标准考虑了舒适、安全和卫生的因素。

 
  我国现行口罩标准情况

  
  医用防护服的“防护性能”是最为重要的性能要求,主要包括液体阻隔、微生物穿透性、过滤效率三个指标。我国医用防护服标准体系同国际上主要国家和地区一样,覆盖了产品、关键指标测试方法和选用评估指南。不同之处是我国目前产品标准中明确了防护服为一次性使用产品,而美国和欧洲在其产品标准中则不局限为一次性产品,并且,欧洲在产品性能等级上引用了个体防护装备的相关内容,给出了工业防护服向医用转化的路径。

  
  不同地区的防护服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