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
首页 > 行业动态
聚光灯下的水刺无纺布(二):关注可持续性
发布者:产业用及无纺布展 | 发布日期:2021/4/9 14:17:15

 

 

  欧洲限塑令旨在大幅减少进入欧洲垃圾填埋场和海洋的一次性塑料(SUP)的数量,这已成为无纺布行业密切关注的热点问题。对于湿巾,最大的影响可能体现在标签要求中,需要告知消费者有关产品的正确处置方式,以及SUP和乱抛垃圾对环境的负面影响。为了响应这一指令,水刺无纺布生产商预计未来几年对生物基材料的需求将不断增长,因此将持续努力为湿巾制造商提供更多的无塑料解决方案。
  
  2020年4月,福伊特和无纺布专家Trützschler Nonwovens为西班牙造纸公司Papel Aralar提供一种用于特种纸生产的新系统——PM 5湿法水刺(WLS)生产线,这是两家公司专门为擦拭巾市场共同开发的项目。
  
  订购的这条生产线其可持续性体现在,生产的成人和婴儿湿巾用材料完全不含塑料,可冲散且可生物降解,这是传统湿巾不具备的特征。这条WLS生产线于2020年末安装,已经开始交付商业订单。通过一系列投资,Aralar现在拥有两条最先进的WLS生产线,总生产能力为45,000吨。
  
  Papel Aralar决定投资这一新生产线是由对生产湿巾的可生物降解基材的需求增长所推动的。“对石化来源材料制成的湿巾的监管框架即将发生变化,欧盟限塑令将于2021年生效。”Papel Aralar的Javier Falcón说。
  
  他们的重点是Arababy品牌的可生物降解、可冲散的婴儿湿巾。“与可冲散湿巾相比,婴儿湿巾的类别要大得多,这个领域需要从当前基于石化来源的材料向可持续材料发展,”Falconn说,“如果不这样做,就会与市场和客户的需求发生冲突,这一切都是因为新的欧盟标签法规,消费者会发现大多数婴儿湿巾实际上都含有塑料。”
  
  根据Falcón的说法,新冠疫情导致对标准的、基于塑料的水刺材料的需求(主要是湿巾生产)增加,并且这种材料的生产能力得到了扩大,尤其是在亚洲。然而,可持续的、可生物降解的湿法水刺材料的供应仍然有限,并且只集中在极少数制造商。他说:“随着从塑料基擦拭巾向可生物降解擦拭巾的过渡进一步加速,这类创新材料的供应在未来几年将非常紧张。”
  
  此外,对于目前以塑料基为主导的市场,Papel Aralar认为这并不健康。Aralar从未在其擦拭基材配方中添加塑料、粘合剂或化学药品,仅使用纤维素纤维作为其湿巾基材。纤维素不同于塑料,是由木材这一可再生资源制成。
  
  他说:“主要的纸浆供应国每砍伐一棵树,就会种植几棵新树。其他材料(如塑料基材料)来自不可再生的石化来源。纤维素也是可生物降解和可堆肥的。此外,所有使用的纤维均经过林业认证。”
  
  Falcón继续说道:“关于塑料的舆论和法规变化将直接威胁该行业的现状。只有持续向可持续基材过渡,水刺行业才能生存和发展。Aralar愿意参与推动水刺行业迈向这一前途光明的未来。”
  
  除了原材料之外,Aralar长久以来在使用可持续和可再生能源方面处于最前沿。这包括自己通过大坝提供电力,该大坝有两个瀑布和三个水力涡轮机。

 

  
  作为可持续发展战略的组成部分,Sandler公司使用约30%的可再生和循环利用的原材料,其中包括可再生资源的原材料,例如粘胶纤维、棉或基于PLA的水刺无纺布。
  
  “我们与客户和合作伙伴一起,正在不断测试新的原材料选项,”Weber说,“水刺技术的进步也为适应新的原料组成提供了帮助,同时有助于保持我们原有产品的功能和质量,甚至实现所需的新性能。最重要的是,这使我们在湿巾等一次性产品中也能实现可持续性。”
  
  Sandler一直在为其产品和业务寻找实践可持续性的各种可能。几年前,该公司降低了新一代擦拭巾基材的克重,在保持无纺布性能的同时降低了材料使用。此外,在减少产品的碳足迹方面,Sandler也一直致力于降低公司所有领域的能源消耗,在生产中主要是通过生产线的能源监控系统来实现的。
  
  Mogul的Gogus也表示,在每个行业中,可持续性都至关重要,而随着欧盟限塑令的实施,这一点变得尤为重要。Mogul尝试使用天然和可再生原材料来满足上述需求,但是这种材料比目前使用的材料昂贵得多。“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没有人愿意支付更多。”Gogus解释说。
  
  Mogul还通过减少能源消耗和重复利用生产用水来减少其环境足迹,同时还回收并利用生产中的废料。
  
  在原材料方面,棉纤维被认为是解决塑料限制的一种方法,并且在湿巾市场上引起了广泛的兴趣。
  
  该领域的专家之一是巴基斯坦的Ihsan Sons,该公司的市场经理Asad Ali表示,对100%棉质水刺无纺布的需求在逐渐增加,而在供应方面,随着越来越多的参与者进入这个市场,而且现有的参与者正在增加产能,竞争会变得更加激烈。他补充说:“目前供应超过需求,但是市场仍在不断发展,许多公司正在探索更多可持续性领域,因此将出现新的机会。随着新参与者的进入,现有制造商正在通过发掘现有产品的新市场来发展业务。”
  
  在Covid-19大流行初期,Ihsan开发了一系列湿巾作为其现有纯棉干巾产品系列的补充。“通过这些湿巾,我们在私人标签和代工生产方面获得了充分的能力扩展。”Ali说。这些湿巾由100%棉质水刺无纺布制成,还包含各种不含酒精的成分,可用于消毒/抗菌、婴儿护理、化妆品和表面清洁等用途。
  
  “面对当前的疫情威胁,湿巾市场对于水刺无纺布的增长变得越来越重要,”Ali说,“生态友好性和便捷性已成为消费者的关键购买标准。湿巾,尤其是抗菌湿巾现在成为了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是否用可生物降解材料制造,这一点非常重要,我们也因而看到对纯棉水刺材料的需求不断增长。大型零售商和湿巾生产商现在要担负起更多的社会责任,做正确的事,市场上已经有技术和产品可以帮助他们做到这一点!”
  
  另一位纯棉水刺无纺布专家是总部位于中国深圳的稳健医疗(Winner Medical),他们的纯棉水刺无纺布用于制造外科手术服、隔离服、防护服、口罩和其他产品。该公司PurCotton部门经理Mandy Gu说:“这不仅解决了原材料短缺问题,而且由于具有可生物降解性,因此对环境也有很大的贡献。与此同时,其舒适性和其他优势已得到客户和市场的高度认可。”
  
  新冠疫情的爆发已导致消毒湿巾的使用呈爆炸式增长,这推动了消毒湿巾的产能继续上升。“在中国的后疫情时代,消毒湿巾的使用数量将减少,但是普通湿巾和卫生湿巾的使用量得到增加,超过了疫情之前。”Mandy Gu解释说,“一方面,由于在疫情期间广泛使用消毒湿巾,每个人都充分了解了湿巾的功效和用法,从而让他们都更加注意健康和安全;另一方面,疫情爆发后,中国增加了约100条新的水刺生产线,这些新的产能必须被消化,它们将是一次性湿巾的绝佳材料。”
  
  中国的另一位领先的无纺布生产商金三发也有所行动。该公司收购了南通威尔非织造新材料有限公司,在其原有一条可冲散、可降解无纺布生产线的基础上,增加了一条可冲散、可降解兼顾木浆复合的生产线,一年产能达6000吨,未来还将根据市场发展的需要,进一步投资。
  
  湿巾用无纺布以及湿巾的生产,将成为金三发的重中之重。为此,该公司将进行一系列布局。目前,金三发已在广东新建了一座工厂,2019年下半年新建了武汉工厂,2021年将建设重庆工厂,2021年底、2022年初还将在天津建厂,另外,湖州的生产基地也会进一步扩大。
  
  作为无纺布业内发展最快的俊富(JOFO),也在今年1月份通过对香港崇大的战略整合,直接进入到亚洲的湿巾领域。俊富的首席执行官田雨(Rain Tian)表示:“湿巾特别是消毒湿巾能提升人们的卫生水平,不管在疫情期间还是后疫情时代,俊富将不断努力践行其在个人健康护理领域,不断满足人民群众对健康美好生活的向往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