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
首页 > 行业动态
海外疫情持续、国际形势多变,“出海”的纺企还好吗?
发布者:产业用及无纺布展 | 发布日期:2021/6/11 14:43:12


  当前,疫情仍在全球蔓延,国际商务交往、货物流通受到一定影响。跨领域专业服务机构安永近期发布的《2020年前三季度中国海外投资概览》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我国企业海外投资延续下降趋势,海外并购总额为244亿美元,同比下降50.6%,为近10年来同期最低。在这跌宕起伏的一年中,“走出去”的纺织企业过得怎么样?

  
  非洲:风险犹存总体可控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年底,我国纺织行业对外投资存量超过100亿美元,境外投资分布在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年销售收入逾百亿美元。在这一过程中,非洲以其在资源、劳动力、政策和消费潜力等方面的优势,成为我国纺织企业布局海外的重点区域。
  
  面对自2020年以来疫情的持续蔓延,非洲纺织行业的出口和就业均受到了影响,在非的中资纺织企业也难免被波及。
  
  江苏阳光集团于2016年在埃塞俄比亚投资毛纺织染项目,设立了全资子公司阳光埃塞俄比亚毛纺织染有限公司。截至2019年年末,其埃塞公司已投入4.69亿元。江苏阳光2020年半年报显示,该项目已在2020年上半年正式生产,但因为疫情等原因,生产经营受到一定影响。
  
  江苏阳光集团还指出,国内外在法律环境、经济政策、市场形势,以及文化、语言、习俗等方面的差异,给埃塞公司的经营管理带来一定难度。同时,当地的经济形势变化及相关经济政策变动,可能对埃塞公司未来的经营情况产生不利影响。
  
  除了企业,埃塞俄比亚一些工业园也在2020年被迫停工。由中国江苏永元投资有限公司开发建设的埃塞俄比亚东方工业园,一期规划2.33平方公里已满员,已经入驻企业129家,协议投资为10亿美元,产值为15亿美元,解决当地就业岗位1.6万个。该公司副总裁刘正华坦言,疫情使得二期工程建设有所延期。不过,他表示,二期工程目前仍在推进中,计划两年完成,将引进150家左右的企业。“二期工程将瞄准引进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如牛仔裤制造,打造从棉花种植、纺纱、纺织、印染到服装的‘一条龙’模式。”
  
  廖红英就在埃塞俄比亚东方工业园工作,作为林德纺织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的她,回顾刚刚过去的2020年,表现得比较轻松:“影响多少都会有,在去年3月,公司接到过美国和英国客户的通知,部分订单有所延缓。物流的确在一段时间内有所停滞,不过总体影响尚在接受范围内。”
  
  东南亚:受到波及有顺有逆
  
  疫情的暴发给东南亚纺织行业的发展也按下了暂缓键。全球多国零售业疲软,欧美零售业实体店关门,纺织品服装销售量大幅下滑,让方兴未艾的东南亚纺织服装业发展陷入困境。
  
  那么“出海”东南亚的我国纺织企业,2020年的发展又有什么变化?
  
  申洲国际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早在2013年就在越南建设了面料生产基地,以便更好地满足核心客户的订单及贸易需求。截至2018年年底,越南德利面料工厂已能够承担集团45%的面料供应。该公司近期发布的财报显示,2020年,越南工厂产能已达到300吨/天,与总部的宁波北仑面料工厂相差无几。
  
  申洲国际在财报中指出,越南的面料工厂为2021年申洲国际下游生产提供有效的供应。在贸易环境多变的情况下,海外产能的布局使得公司交付能力更具稳定性。另一方面,在全球贸易环境不确定性加强的情况下,海外工厂可为客户灵活调配生产,更具抗压性。申洲国际位于越南的工厂产能已经足够承接目前出口美国的订单总量,可有效对冲中美贸易摩擦的冲击。
  
  据了解,在全球疫情的冲击之下,虽然申洲国际的主要合作品牌商都遭遇了业绩下滑,但公司仍然保持了业务的稳定性。2020年上半年,公司营收为102.34亿元,同比轻微下降0.4%。
  
  绍兴木林森针织有限公司主营各类人棉产品,其产品主要出口东南亚地区,并在印尼建有印染厂和保税仓库。该公司总经理黄勇介绍,从2020年9月起,公司的营业收入已经由负转正,2020年全年,公司的年销售额同比增长15%左右。“印尼工厂并不仅负责生产、存储产品,还能在第一时间把东南亚市场的动态和花型最新时尚信息发回国内,再经过总部的研发团队进行改良开发,最终做出针对不同市场、不同地区的新花型新产品。这也为公司定期向各个客户发送最新的产品花样奠定基础。”黄勇认为,出海开厂不仅留住了老客户,吸引了一大批优秀的新客户,提升了企业的竞争力。
  
  不过,疫情也给在东南亚生根发芽的一些企业蒙上了阴影。“因为疫情,公司的订单少了很多,算下来,全年估计至少减少30%。”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柬埔寨纺织企业负责人坦言,2020年,工厂经常是处于半停工的状态。
  
  中国纺企:走出去仍是大势所趋
  
  疫情令全球纺织供应链短期布局生变,外部政策环境复杂,我国企业“走出去”显然需要更多预警机制和风险意识,才能更好参与全球产业链重塑。
  
  业内专家认为,在企业走出去之前,首先,要做好先期调研,尤其要了解外资安全风险审查,了解当地的法律及规章制度,避免盲目进入不熟悉行业。其次,既要关注初始成本,又要关注整合成本,着眼长远,做好发展战略。此外,还要与当地各方加强交流沟通,树立正面形象,注重履行企业社会责任,尊重当地风俗习惯,逐渐培育独特的企业文化。
  
  廖红英认为,疫情的影响将是长期的,我国纺织企业对此需要有清醒的判断,走得远比走得快更重要。困境当前,企业不仅要关注疫情的进一步变化,还要关注由此带来的国际政治格局的变化。但她对投资非洲市场仍充满信心“纺织服装业是非洲支柱产业之一,非洲东南部地区在非洲拥有最具活力的纺织行业,且是重要的产棉区。我国企业可以为非洲国家带来先进的技术与管理方式,有助于提升当地生产流程,并尝试将大规模服装生产过程,实现服装产业及其相关配套产业整体转移到非洲东南部。”
  
  越是面临下行压力,越要在更广阔的范围寻找出路。安永中国海外投资业务部全球主管周昭媚表示:“尽管2020年全球经济进入衰退期,各种政治和经济的风险在短期内难以消除,但经济全球化仍是大势所趋。我们相信在‘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发展新格局下,‘走出去’仍将是更多中企的必然选择。未来,中企在海外投资布局的重点,仍将是与国内实体经济发展密切相关的领域及行业。”